歡迎訪問濮陽AG娱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網
自2014年11月《動物飼料科學與技術》刊登了一篇關於“昆蟲蛋白”的係統性文章以來,瓦特農業傳媒、Feedinfo等媒體都將熱點轉向了昆蟲蛋白。建明小J詳細閱讀了這些觀點,這些不同的采訪、綜述文章,都指向了一個方向:昆蟲蛋白會是未來蛋白緊缺的一個重要填充。
到2050年,未來將會增加60%-70%的動物性產品,這是FAO預測的重要結論,也是我們在未來使用昆蟲蛋白的前提。
動物蛋白食品的調整,其實就是飼料業的挑戰,有限的自然資源的挑戰。進而來說,也會是飼料與燃料的挑戰,環境與氣候的挑戰。而此時來看,昆蟲的飼養或許是未來的解決方案之一。
出發點——生物廢料變成高質量蛋白
由於昆蟲可以在生物廢料中生長,並將生物廢料變成高質量的的蛋白質,這就為未來高質量蛋白的提供帶來了可能性。作為動物營養專家,建明工業對蛋白的研究也很多。
早在2012年,歐洲有科學研究表明大規模的昆蟲,作為未來飼料的成分,在技術上是可行的,並在未來幾年很有可能出現。如果您對類似話題感興趣,請持續關注建明工業官方微信號:KeminChina.
之前提及的論文,也明確表示至少有5種昆蟲,是比較適合作為動物蛋白飼料的來源,進行飼養的。
實踐者——國內與國外的吃螃蟹者
最早為國人所熟知的就是“養蠅公主”靳任任,最初的目的就是通過蠅蛆養殖,減少養豬、雞的蛋白飼料成本。後來昆蟲養殖的技術成熟了,就成為了昆蟲養殖的帶頭人,創辦一係列與昆蟲相關的平台,如中國蒼蠅網、中國昆蟲食品網等。
時年2002年,又過了10年,在中國的飼料業、畜牧業展覽會上,就可以看到無數打著“昆蟲蛋白”旗號的展商或廣告,多數是一些小型創業公司——由此可見,這個領域仍然是創業者的天堂,意味著豐厚的投資回報,以及風險。
在國外,法國的Ynsect公司在2014年獲得了第二輪融資550萬歐元,他們目標是飼養一種非致病的蠅蛆幼蟲(Hermetia illucens)),主要針對水產飼料,並在2015年獲得美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的許可,將產品銷售給飼料生產商。
南非一家叫做Agriprotein的公司,2009年就開始生產昆蟲飼料產品,2014年獲得了1100萬美元的資金,目標是對昆蟲蛋白飼料產品進行打規模的生產——每天7噸的昆蟲蛋白飼料產品。如果您對類似話題感興趣,請持續關注建明工業官方微信號:KeminChina.
真正的進步——昆蟲的飼養
無論是國內,還是國外的近況,昆蟲蛋白的推廣,除了飼料廠商的觀念改變外,——這需要配方師、采購、研發總監等共同的觀念改變,顯然不易,同時還需要法律法規的進一步許可。因此相對於昆蟲蛋白進入飼料領域的進程,昆蟲的飼養技術相對已經成熟。
隨便點開國內一家昆蟲蛋白供應商的網站,裏麵都會有密密麻麻的技術資料。教會大家如何養殖昆蟲,銷售昆蟲的一些上端產品,也是一些企業的營生之道。
可見該領域的相對成熟度。由此帶來的也是該領域的標準缺乏。